殷桃默认与李金羽谈婚论嫁
2018-12-30 15:58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日前,殷桃在对新片宣传的时候,对媒体提问的关于结婚生子的问题并不回避,坦言婚纱要多挑挑,孩子也会要。这间接默认了与李金羽的恋情进展,已经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
 
  殷桃去年和李光洁因话剧《罗某与朱丽叶》结缘,但很快就分手,此前曾多次陷入包养丑闻。多次被传后,殷桃澄清,这已经证实是谣言了,造谣者已经向自己道歉了。
 
  此前有传闻称殷桃和李光洁合作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二人在剧中有大量的对手戏和激情戏,更有消息称离异的李光洁和狗血绯闻缠身的殷桃已经渐生情愫呼声好感,准备在一起。而据二人称她们不想太高调恋爱,等结婚了再承认。
 
  而殷桃也首次正面回应关于她的包养传闻,殷桃称,这个已经被证实是谣言了,造谣者已经向自己道歉。
 
  殷桃
 
  2003年,殷桃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现为空政话剧团演员、空军电视艺术中心演员。因在毕业大戏《我在天堂等你》中的出色表演获得诸多话剧表演最高奖,包括第五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第八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奖优秀表演奖、第十五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女主角奖等。目前已在影视圈小有名气,出演了几十部电视剧电影作品,如《垂直打击》、《历史的天空》、《红色娘子军》、《幸福像花儿一样》、《女人一辈子》等等。
 
  殷桃性感写真
 
  解放军艺术学院是中国培养演艺和歌唱艺术人才的高等学府,从这里曾经走出众多美女明星,如董洁、牛莉、马苏、梁静、甘萍、白雪等。
 
  军艺的学生,一方面系统地学习影视艺术表演或声乐的专业知识,另一方面又受到军事化管理的特殊熏陶,所以,她们身上不但具备了艺术的专业素养,还散发出独具魅力的军人气质,大多都成长为优秀的演艺人才。
 
  殷桃旧照
 
  因母亲吃樱桃而取名“殷桃”
 
  很多人都以为“殷桃”是她的艺名,其实,这个听起来颇为文艺的名字就是她的本名。不过这个名字的由来却有些搞笑。殷桃说:“我生下来以后名字一直没有取。我妈坐月子的时候也没有取好,因为爸妈觉得姓殷的名字不太好取。一天我妈坐在沙发上,拿着一罐樱桃罐头在吃,我爸看见了突然灵机一动,‘就叫殷桃吧!多特别啊!’我的名字就这样定下来了。”
 
  殷桃军装照
 
  殷桃一路走来演艺事业发展都特别顺,她笑称这都是因为自己取了个好名字,注定要红。
 
  殷桃与前男友
 
  坊间流传,鄢颇被砍的幕后主使是演员李小冉的前男友——孙东海。在庭审中,该案主犯王峥说,他与孙东海是朋友。孙东海为女友李小冉离婚,但是李小冉却被鄢颇“撬走”,因此他想“打鄢颇一顿”替朋友解气。他自称孙东海不知砍人一事。
 
  殷桃与前男友
 
  “富豪老公”身份神秘
 
  当时,殷桃正在拍摄《杨贵妃秘史》,剧组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殷桃)结没结婚还真不知道,不过倒是有一个富豪男朋友经常到剧组来探班。”这位工作人员称,“殷桃在拍摄《杨贵妃》的时候,夜戏比较多,但这位男士一直都陪在左右,每次都开着不同的好车来看殷桃,我就见过两辆不同的宾利,一辆就得500万元吧。不仅如此,他每次来都带着好吃的,等着殷桃下戏,连忙递上去。殷桃看见他心情也好,两个人就在片场卿卿我我。后来《杨贵妃》剧组移师去了山西,她男友也跟了过去,我们剧组的人当时还开玩笑说两人的感情太好了,赶快结婚吧。”那这位男士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呢?这位工作人员说,“不太清楚,但肯定很有钱”。
 
  鄢颇案件发生之前,殷桃和孙东海的恋情就已经被媒体曝光,案件发生后,把殷桃也推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据记者曾经获悉殷桃是导演胡玫介绍给孙东海的,当时胡玫见沉浸在失恋中的孙东海很痛苦,便为他和殷桃牵了红线,卷入案件后,孙东海为了不影响殷桃的形象和前途,主动提出跟殷桃分手,但殷桃一度没有答应。一年来,殷桃的演艺事业发展顺利,新戏不断。
 
  殷桃
 
  殷桃原来离过婚
 
  1981年出生的沈俊成,又名沈力,1979年出生的殷桃比他大两岁。
 
  知情人士透露,沈俊成平时比较张扬,年轻气盛。殷桃为何与沈俊成离婚,以及沈俊成与殷桃相处这段时间的真实情况,还不得而知,这一段感情一直也鲜有披露曝光。
 
  殷桃曾陷“包养门”
 
  对一度传得沸沸扬扬的包养传闻,殷桃出席《苍穹之昴》新闻发布会时也首度开腔回应:“一开始会生气,但后来觉得没有必要跟他们较真,而且这些事情没什么好回应和解释的,特别没劲。”
 
  殷桃《幸福像花儿一样》剧照
 
  与高希希多次合作被称“希女郎”
 
  1999年,殷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清纯独特的气质受到老师关注,随即被安排主演多部重点话剧。2002年,殷桃在毕业大戏话剧《我在天堂等你》中扮演女主角白雪梅,其感人真挚的表演打动了台下无数观众,其中包括来自空军电视艺术中心的导演高希希。因为这部话剧,殷桃以在校生的身份一举斩获话剧界多项大奖,其中包括第五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毕业前夕,殷桃参加空军电视艺术中心的招考,当时的主考官之一便是高希希。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殷桃居然一直以为高希希是女的,“我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我一直以为是个女导演,因为这个名字有点女孩子气。在考试时见到‘高希希’的名牌后面坐着个男考官,我才意识到以前摆乌龙了。”最终殷桃的朗诵表演再次打动了高希希,她顺利地进入了空军电视艺术中心,成为一名专业演员。
 
  此后,殷桃得到了高希希的赏识,一举主演了五部他导演的作品:《历史的天空》、《幸福像花儿一样》、《搭错车》、《垂直打击》、《真情年代》,因此,殷桃被媒体冠以“希女郎”的称号。
 
  殷桃、张丰毅
 
  第一次演戏让张丰毅抓狂被批“不说人话”
 
  殷桃说,虽然一连演了好几部高希希的作品,但其实自己一开始和他合作是“如履薄冰”,毕业后的第一部戏《历史的天空》差点就演砸了。“那部戏有张丰毅、李雪健这样的资深演员,可能因此我有点压力吧,因为从小就看他们演的戏,现在突然他们就站在你面前和你对戏,那种感觉太奇怪了,加上那又是我毕业后第一部戏,我还没有从话剧表演里面走出来,有些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然后第一场和张丰毅见面的戏,我紧张极了,足足NG了20多条。其实那场戏很简单,就是李雪健介绍我和他认识,然后我说早就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我拍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找不准说台词的感觉,就像学生在背书一样,我自己也别扭,但是就是转不回来。NG了20多条,张丰毅也急了,他说‘这孩子怎么不说人话呢!’。后来导演和他们一起找我谈,让我放轻松,释放压力,最后才终于拍好了那场戏。那时觉得自己很丢脸,丢了军艺的脸,丢了高导的脸。”
 
  殷桃、李雪健
 
  第一次爆发让李雪健泪流满面
 
  拍摄《历史的天空》的经历给殷桃上了一课,虽然自己演过很多话剧,还拿过话剧金狮奖,但是影视表演和话剧表演还是有很大区别,自己不能把舞台上的那一套照搬到镜头前。此后,殷桃开始多看电影、电视剧,从别的演员的一颦一笑中领悟影视表演的精髓。通过揣摩,她重新理顺了一遍自己的表演体系,“影视表演必须更生活化一些,眼神、台词都要‘收’一点,不能像舞台上那么‘放’。”
 
  不久后,殷桃再次和李雪健合作拍摄《搭错车》。这一次,她终于用自己的表演打动了对方。“那是我拍戏至今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李雪健老师演我的养父,是个哑巴,那场戏说他知道自己得了重症,不想给我增加负担,就把我关在门外,想断绝关系,我在外面哀求他开门。那场戏,我在门外撕心裂肺地哭喊,还打碎了窗户的玻璃,台词很简单,就是‘爸,开开门啊,不要扔下我’之类的。我当时完全融进了角色里,就是一心想见到自己的父亲,哭了喊,喊完再哭,声音都是颤抖的。后来李雪健老师一开门,我发现他泪流满面。他说光听我的声音就被打动了,很真挚,他还说我比上一次进步多了。许多工作人员当时都哭了。”
 
  殷桃剧照
 
  出演多部军旅剧成“军人专业户”
 
  出道至今,殷桃创作了多部军旅剧,《红色娘子军》《历史的天空》《幸福像花儿一样》等剧的拍摄,几乎就伴随了殷桃在演艺圈的成长,并为她赢得了“军人专业户”的美誉。
 
  有些人认为,文艺兵,特别是女文艺兵,与真正的军人、与野战部队真正的战士相隔太远。这种看法无疑是有偏颇的。
 
  殷桃穿军装外出
 
  走红后继续素面朝天当平凡人
 
  殷桃说,自己从来没想过会走红,从艺至今一直以平常心看待事业,“比我漂亮,演得好的人,肯定有很多。我所谓的‘走红’有一定的偶然因素。有一天我不红了,我也没什么感觉,那就让一切回归平淡吧。本来我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喜欢平凡的生活、平凡的人生。”
 
  生活中的殷桃是个外向活泼的女孩。她爱逛街,爱看电影,喜欢约朋友“侃大山”,没事在家睡睡懒觉,看看碟,也会经常走街串巷,去品尝各个城市的地道小吃,丝毫不因自己是明星的身份而把自己摆得高人一等。
 
  殷桃
 
  殷桃心里打着鼓回去了,正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的时候,就有人敲窗子了,窗台上摆着一溜的热水瓶,还有军用水壶。那天晚上,文艺女兵们愉快地用热水泡了脚。
 
  但是第二天,她们才知道,她们泡脚用的热水是男兵们喝的水,男兵们的训练强度要比她们强得多,可是为了让她们泡脚,大家却甘愿忍受一天的焦渴。这一消息在女生宿舍掀起轩然大波,大家都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又推举殷桃到班长那代表大家道歉。殷桃又去了。殷桃说,那次道歉之前,她们和战士们特别生疏,但那之后,大家就亲切起来,男兵在她心里不再那样冷冰了,而她们在男兵们的心中也不再是那样的娇气、小气和任性了。
 
  正是因为实际军旅生活的体验,从出道到现在,殷桃在电视剧、话剧中扮演过数十个性格各异的女军人,每一个都让人感觉很真实。
 
  殷桃穿军装外出
 
  每次外出拍戏,殷桃都要带上自己的床单、被套、CD、相架、鲜花,她说,这样做是要使自己充满“幸福感”,“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比较辛苦的地方就是要常常在外工作,工作强度也很大。老在外地拍戏,就好像永远是在漂泊。住的酒店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就想让房间里有点儿生气,制造点儿家的感觉。而且我每次去剧组,都是会带着自己的床单被罩的,就是想铺上之后,再放一点儿自己喜欢的音乐,能有一点儿家的感觉。我觉得一定要使自己充满幸福感,那样才能以最佳的状态投入工作。”
 
  殷桃清纯写真
 
  邻家女孩亦是物质女孩
 
  在电视上看到殷桃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她很像袁立,两人的酒窝几乎一摸一样。但相比之下殷桃更像是一个邻家女孩,那种清纯的平民气质,让人感觉格外亲切。
 
  她不讳言自己对物质看得很重,甚至说当上演员后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物质生活改善了,第一次赚到十万元时的兴奋的感觉,至今还历历在目,“我一次次地去查柜员机,去数后面的零。现在想起来特傻,但是那时候钱对于我真的很重要。”她还说自己由于是军人的身份,所以不能去接拍商业广告,这使得她“少赚了很多钱”。“不过我现在想通了,有得就有失,我受到那么多观众的喜爱,拍了那么多好戏,还有空军电视艺术中心这个温暖的家,一切都值了!”殷桃真可算是娱乐圈里少有的“有一说一”的演员,也许正是她的这种平凡质朴、不造作的特质,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