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还是不婚?8位单身时代女性的故事
2018-08-07 13:04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日本人口问题研究所发布一项报告,预测到2040年,日本单身户将占日本家庭总数的约4成。日本老龄化和独居现象日益加剧。2015年,50岁仍未结婚的人口比例在日本男性中达23.37%,在女性中达14.06%,刷新最高纪录。
    
    这并不是个例。以下图表是部分亚洲国家及地区,30到34岁女性中从未结过婚的人的比例。蓝色的柱子是1970年的数据,红色的是2010年的数据。
  
    今年3月,国内某婚恋网站发布《2018单身女性调查报告》,针对单身女性婚恋状态、婚恋态度进行抽样调查。调研显示,女性最新理想晚婚年龄为27—30岁,近7成单身女赞成晚婚。
    
    初婚年龄不断延后,人们单身生活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单身女性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读书君发起了一个小调查,以下是网友的回答:
    
    “有一位亲戚,今年三十岁,去年十一月之前一直是单身,在国企工作,每个月会有时间和朋友出去玩一次,看着很年轻很有活力,外表看起来比我这个二十岁的人都有朝气。”
    
    “28岁单身,平时上班健身,朋友聚会。有假期就去各种地方旅行。目前还没有一个人的出现让我愿意放弃这美好的单身生活。”
    
    “本人单身,工作日上班下班伺候家中小主看剧玩游戏加健身,周末做家务准备健身餐逛街购物看电影朋友聚会……忙得不要不要的,已经没有精力结婚了。”
    
    “32,单身,上班运动读书,轻度成熟,懂得自嘲。”
    
    “单身。快四十。没什么考虑,就是工作和生活。不觉得因为单身,人生有何空缺。”
    
    “不结婚也没什么,就是父母给的压力有时候逼迫自己很想死。”
    
    在美国,记者丽贝卡·特雷斯特(Rebecca Traister)聚焦当代单身女性这个群体,访谈了百位女性,记录她们的故事。这些受访女性当中,有叱咤职场的女强人,有兼两份零工的单亲妈妈,有敢爱敢恨的女大学生。肤色、族裔多样,生活环境与教育背景也不尽相同。
    
    丽贝卡把部分故事收录进《单身女性的时代》一书中。读书君从其中挑选了8个故事,它们反映了这个群体在社会上面临的种种境况,提炼了作者的种种思考。
    
    『单身与城市』
    
    第一个故事
    
    苏珊娜·莫里斯(Susana Morris) 是一名英文教授,目前在大学执教。她出生于1980年,在准备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她选择了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据她回忆,2012年,她到了亚特兰大,发现这座城市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完美无瑕,时常有阶级冲突,满是裂痕的房子旁边竟然坐落着高楼大厦。但同时,这个城市有着一座又一座世人瞩目、雄伟辉煌的传统黑人院校,不断吸引着充满朝气、心怀大志的年轻学生们慕名前来。
    
    莫里斯的生活很快就被朋友、博物馆、剧院,以及那些允许女性在十一点之前免费进入的俱乐部占满了。据她回忆说,她的同学和朋友中,没有几个是结了婚的。“我们年轻、单身,享受着美好快乐的生活。”
    
    第二个故事
    
    妮莎(Nisha) 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小镇,现在在华盛顿工作。她向我描述了家乡和华盛顿之间的巨大鸿沟。妮莎今年24岁,在社交媒体界工作,她有个男朋友,还没有谈婚论嫁。她注意到,家乡的高中同学和朋友接二连三地结了婚,而在华盛顿和纽约(她也在纽约工作)社交圈里的人都还是单身。她说,城市的朋友们“更关注事业发展,享受多姿多彩的城市生活,而家乡的伙伴们却在琢磨她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求婚”。
    
    妮莎在华盛顿认识的所有人,除正式的工作外,还会做各种兼职,社交日程安排得特别紧凑,所以她实在很难想象在这样的生活节奏下,她们会考虑老古董一般的婚姻大事。她认为,在未来五年内,自己的人生前景会很不一样。
    
    城市里到处都是单身的人,男性或女性,包括没结过婚的、离异的、丧偶的、分居的。总体来看,美国超过25%的人过着单身生活,这个数字在亚特兰大市是44%,曼哈顿独居人口已经高达50%。这个现象由来己久,遍及世界各地。就像历史学家朱迪斯?贝内特(Judith Bennett)和艾米?弗洛德(Amy Froide)所写的那样,在15世纪初期的佛罗伦萨,单身女性已经占到所有女性数量的20%左右;而在15世纪晚期的苏黎世,“近乎一半的女性从未拥有过丈夫”。
    
    城市为单身女性提供了庇护,反之她们也促进了城市的完善。城市中长久以来有大量的工作机会。一旦有非农业的工作出现,女性们就会离开乡村,前往城镇,找到手工纺织类的工作,同时结交女性,赚取工资,暂时地摆脱父辈的监督束缚。城市密集的人口,能为单身者提供社区和邻里间的关怀。庞大的人口催生了大量的工作机会,一应俱全的福利设施和便捷服务,让人们不再必须依赖来自伴侣的帮助。
    
    『单身与友谊』
    
    第三个故事
    
    萨拉?斯泰德曼(Sarah Steadman) 是犹他州弗纳尔城的一名中学老师,29岁。她说起了对于许多朋友早婚的复杂心情。尤其是在普遍早婚的犹他州,那些和她一样的摩门教信徒,都年纪轻轻就结婚成家,使得该州的结婚年龄成为全国最低。萨拉的中学好友在20岁出头的年龄就结婚了,当时萨拉为她感到非常高兴。“我很喜欢那家伙,可以说他们俩是我一手撮合的。”但是她又说,“真的太糟糕了,那感觉就像我生命中己经失去了她一样。虽然我们还是好朋友,但是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了,完全不可能了,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第四个故事
    
    艾略特?霍尔特(Elliott Holt) 是华盛顿的一名小说家。她有两个姐妹,上的是女子学校,她说和她关系最亲的都是女性。她回忆,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她和朋友们一星期见面好几次,一起玩,一起聊天到深夜。等到大家都30多岁的时候,好朋友就接二连三地脱单,开始存钱买房、生儿育女,她们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经常见面了。现在她40岁了,几乎所有的好朋友都有了伴侣和孩子,能三四个月见一次就很不错了。她说,“我感觉自己完全和她们脱节了,可我是那样地爱着她们!”
    
    作为朋友圈里唯一的一个单身女性,艾略特说:“我总是开玩笑说,我就像个外国交换生:我和她们说着同样的语言,我有侄女,也参加别人的婚礼,可我还是觉得落单了”。她的已婚朋友以前也邀请她参加社交活动,但是邀请越来越少。她觉得可能是朋友意识到自己谈的都是孩子、老公和房子,不想把她拖进这些话题。
    
    艾略特前不久和她的一个前男友聊过,他说她需要多和20岁的年轻人交往,不然就得找70岁的老人了。她也真的去尝试了。有次出差到纽约,一帮年轻姑娘邀请她一起出去玩,她说那次玩得非常开心,“到了十一点半,她们说要换个地方接着玩儿,好像夜生活刚刚开始,不到凌晨两点不会结束的样子”。她顿时感到她们之间相差了十五年,“我出生的时候还是尼克松在当总统,”她说:“她们出去抽烟的时候我就想,‘天哪,你们还抽烟!我的朋友到29岁都戒了!’我喝了一两杯,又累又醉。”后来她就先回去了。
    
    女性朋友之间的情谊,往往容易被忽略。其实对于单身者来说,朋友扮演的角色几乎等同于伴侣或者家人。2013年科普作家娜塔利?安吉尔(Natalie Arigier)为女性友谊的重要性找到了动物学上的支持,她指出:“在非洲,大象、田鼠、肯尼亚蓝猴、新西兰野马等动物中,都存在雌性之间持久的互惠互助关系,这是社会生活的基本单位。” 安吉尔称,一些西非的黑猩猩会在雌性之间形成亲密的关系,“坚韧持久,直到其中一方死亡”。雌性狒狒也会建立友谊以对抗生活中雄性狒狒的攻击。这一切听上去都是那么的熟悉。
    
    『单身的自由』
    
    第五个故事
    
    “我非常珍惜我独处的时间,”基蒂·柯蒂斯(Kitty Curtis) 说。26岁的基蒂来自新泽西,是个发型设计师。上段恋爱关系结束的时候,一开始她觉得很害怕,想马上再找一个新的男朋友,但是这种感觉后来消失了,“我开始喜欢这不必去谈朋友、不必为另一个人操心的生活,”基蒂说。“这样的生活我很自在,很舒服,一个人的生活很简单。”
    
    第六个故事
    
    24岁的艾莉森?特库斯(Alison Turkos) 是佛蒙特州的一名公共卫生活动家,她说她保持单身的主要原因是,她只想专注于她的工作和社交生活,对别人的事情没有兴趣。她说,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晚上有活动就会和朋友们外出,很少待在家里,即使在家,“我也不想听你说一天的事,讨论你一天中发生的事,我只想看看《公园与游憩》 (Parks and Recreation),听听潘多拉电台的节目,给我最好的朋友打打电话,开一瓶红酒喝喝,然后自己待着。”
    
    对于有些人而言,自由自在的生活是永远的向往;对一些人来说,渴望孤独的想法时有时无。女性对自由的向往和对陪伴的渴望,同样的强烈,只是经常被忽视。
    
    单身等于自私?现代女性可能越来越不愿意为建立核心家庭而做出妥协,但单身独居并不等同于公民不再参与社会建设。多项研究表明,单身人士在社区中的表现,反而不像已婚者那样自私,因为相比之下已婚成年人会更多地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家庭中。指责为自己而活的单身女性是自私时,别忘了,承认女性拥有独立于他人、尤其是独立于丈夫和子女的自由,本身就是革命性的。
    
    『单身的忧愁』
    
    第七个故事
    
    52岁的南希?吉尔斯(Nancy Giles) 是生活在新泽西州的一名电视评论员,她说,虽然她心里清楚现在未婚女性越来越多,但是她潜意识里还是有这样的感觉,认为“单身女性的生活经历是彼此隔离的,我们就像被放逐在孤岛上,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个怪物”。吉尔斯认为这种感觉源于男性对单身独居女性的不理解,无论她们不婚的选择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记得自己曾给一位搭档过的电台主持人造成了困惑,她说这位白人男性喜剧演员不知道如何看待她,“他无法将我归类,”她说:“我既不是罗珊妮式的家庭主妇,也不是他经常取笑的那种老是遇人不淑的女人。那时候,我没有和任何人约会,我也不是同性恋,他也不会说因为我是黑人的关系,但是他不知道该怎样对待我,因为我就是这么个快快乐乐的普通人。为什么我找不到男朋友?为什么我没有不开心?为什么我不是那种厌恶男人的人?他的脑子里始终挂着一个巨大的问号。”
    
    第八个故事
    
    安形容她在洛杉矶的单身生活时说“每天都开心地独自醒来,更开心地独自入睡”,然而她回忆起有天晚上和被她称为“单身圈”的一些女子参加的仓库派对:舞会上,她冲进舞池,一跤绊倒,摔趴在水泥地上,她立即爬起来,还一直跳到舞会结束。但是在和一位朋友回家的途中,安手一甩,肩膀脱臼了。朋友立即开车把她载到一家被她称为“实在不咋样的二十四小时急诊中心”,那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安是一个没有稳定医保的自由作家,她担心自己的胳膊会花费一大笔钱。医护人员还不允许她的朋友跟着她进去一起看医生,安开始哭了。“我其实不怎么哭,尤其是当着别人的面,也不是自尊心的问题,我只是不会那样表达感情。但是那天我真的哭得很凶,我当时就在急诊中心,还穿着脏兮兮的舞会裙子。”
    
    送安来诊所的朋友不得已先走了。独自一人的安突然想起来,她的裙子是从背后扣起来的,可是这深更半夜的,胳膊又脱着臼,安明白,她只能穿着裙子睡觉,直到第二天可以叫醒邻居来帮忙。
    
    就在那个时候,安开始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怀疑。“我一直相信,有了我的朋友圈,我可以无所不能让自己百分之百地快乐,”她说,“但是那天晚上,我是真的没有办法。说真的,这是我单身生活中唯一一次感到那样的无助。回家之后,我又哭了一会儿。”
    
    单身生活有着各式各样的弊端:被人视作古怪或变态、孤独、无助……但婚姻的缺点同样不一而足。婚姻中可能会遭遇的危机,也许往往被外人忽视。而一旦单身女性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情况,就会被诘难是因为她们没有结婚。
    
    在《单身女性时代》一书中,作者丽贝卡从不讳言自己已婚的事实,她也不打算试图说服读者单身是更优的选择。虽然从数据来看,如今人们越来越晚婚,单身时间逐渐增长,但晚婚不代表不结婚,人们只是有了更多的考虑。
    
    人口统计学家预测,美国仍将有80%的人会在人生的某个节点结婚成家。《纽约时报》报道称,婚姻模式的改变“更多的是延迟而不是放弃婚姻”。
    
    晚婚让情侣间在结婚之前有更长的时间磨合、经历更加多样的相处模式。女性在婚姻中不再定位总是“当家”,而可以是与对方站在同一高度的灵魂伴侣。
    
    而延迟结婚后,变得独立不仅是女性:男性和女性一样,学会了自己张罗吃穿、打扫居室、自己熨烫衬衣、整理行李。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