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和他的文人朋友圈
2018-06-15 12:38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老一辈的戏曲演员,因为从小学戏,没有读过几年书,文化水平较低。他们后来能修炼成学养深厚的艺术家,与他们边演戏边深造、不断提升自我有很大关系。京剧大师梅兰芳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广泛结交文人、学者,虚心地向他们讨教,与他们切磋,寻求对自己的演艺事业给予帮助。通过交往,梅兰芳和一些作家、文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也得到一批文化人对他的扶助和支撑。
 
  梅兰芳与齐如山
 
  梅兰芳有不少作家朋友,其中剧作家、戏剧理论家齐如山是极其重要的一位。
 
  齐如山,出身书香门第,父亲齐令辰是翁同龢的学生,做过李鸿藻大学士的西席,也是李石曾的先生。齐如山幼年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广读经史,对地方戏曲十分喜爱。他19岁进北京同文馆,学习德文和法文,毕业后游学西欧,学习和考察了欧洲的戏剧。辛亥革命后回国,担任了京师大学堂和北京女子文理学院的教授。在同文馆读书时,经常出入于戏院,自己还写过剧本。他最为醉心的乃是京剧。谭鑫培、田际云领导的正乐育化会也常常邀请齐如山来演讲,台下众多的听讲者之中就有青年梅兰芳。
 
  当时,梅兰芳已经崭露头角,也逐渐进入了齐如山视野。1912年,齐如山去观看梅兰芳演出的《汾河湾》。这部戏按照当时的演法,梅兰芳已经演得非常到位,但齐如山从一个研究家的眼光来看,却发现了不少瑕疵。他想帮助这位年轻人,于是提笔给他写信。这封信用蝇头小楷写成,长达三千言。他以《汾河湾》为例谈了身段与剧情、戏词如何结合的问题。戏里薛仁贵离乡背井18年后回来,柳迎春以为是陌生人冒充自己的丈夫,便一气跑回寒窑,顶住窑门不开。这里薛仁贵在窑外有一大段(西皮)唱腔,回忆当年在寒窑新婚的情景,表露自己的思念之情。可是梅兰芳按照通常的演法,进窑之后一直脸朝里,纹丝不动地坐着,尽管薛仁贵说得那么动情,她还是无动于衷,脸上一点反应也没有。可是,当薛仁贵一唱完,柳迎春却立刻去开门相认。这就不符合生活逻辑和剧情事理。齐如山建议柳迎春在听薛仁贵诉说根由时,要有相应的身段和表情,唱到“将你我夫妻赶出了门庭”的时候,柳迎春要为之动情,做出以袖拭泪的动作。等到薛仁贵把隐情全部述出,柳迎春就明白门外之人就是久别的丈夫。再开门相见,就顺理成章了。
 
  梅兰芳接到齐如山的长信,深深感激这位有学问的长者的垂青和指点。他仔细琢磨齐如山的建议和设计,重新编排了柳迎春的身段、表情和心理活动。十几天后,梅兰芳再演《汾河湾》,推出了新版本。齐如山看了这次演出,想不到这位风头正健的青年名旦如此从善如流,他想,这样的青年将来必成大器。
 
  此后,齐如山对梅兰芳所演的戏更加关切,并经常把自己的看法、建议、设想写信给梅兰芳,在两年当中居然陆陆续续写了一百来封。这两年的“函授”教育,使梅兰芳大大地得益。后来两人正式结识,一老一少成为莫逆之交,梅兰芳始终把齐如山尊为师长。梅兰芳本来就有一些文化界的朋友,齐如山加盟进来后,从1916年开始为梅兰芳编写剧本,由其执笔的达30余种。著名的有《牢狱鸳鸯》《嫦娥奔月》《黛玉葬花》《麻姑献寿》《木兰从军》《天女散花》《太真外传》《霸王别姬)《宇宙锋》《西施》《洛神》《红线盗盒》《春秋配》等。
 
  为改良京剧,齐如山还编写了《孽海波澜》《宦海潮》《邓霞姑》《一缕麻》等,与梅兰芳一起探索京剧时装戏。齐如山还是梅兰芳在诗词歌赋方面的指导者,他还介绍梅先生拜师学画。梅先生高深的文学造诣与齐如山有密切的关系。
 
  1930年,梅兰芳率团访美演出,齐如山是重要的策划者。访美之前,齐如山进行了精心和周密的准备,出访时担任出访团的顾问。齐如山和张春彭等一起鼎力襄助梅兰芳,使他的访美演出得到圆满成功。回国后,齐如山专门撰写了《梅兰芳游美记》一书,详细记录了赴美的筹备情况和演出全过程。

  1948年12月,齐如山因为儿子齐熙在台湾,取道上海赴台湾,向梅兰芳辞行。梅兰芳在上海马斯南路寓所请他吃饭。梅兰芳力劝齐如山留在上海,但齐如山去意已定,两人洒泪而别。齐如山到台湾后继续从事写作和京剧研究,著作颇丰,于1962年病殁于台湾,有《齐如山全集》10集行世。
 
  梅兰芳与胡适
 
  梅兰芳与著名作家、大学者胡适也有很深的交往。
 
  胡适早年在上海求学,后去美国留学,1917年才回国。从1917年至1926年,他在北京任北京大学教授。梅兰芳与胡适相识应该在1917年之后。据齐如山晚年回忆:“我与适之先生,相交五十多年。在民国初年,他常到舍下,且偶与梅兰芳同吃便饭,畅谈一切”(《挽胡适之先生》)。另据《胡适日记》记载:“1928年12月16日,梅兰芳来谈,三年不见他,稍见老了。”
 
  胡适对梅兰芳出访美国给予了很多的帮助。首先,出面邀请梅兰芳赴美演出的就是由胡适、张伯苓、杜威等中美学者发起组织的“华美协进社”。这次访美的筹备工作,大部分在北京进行,具体的策划和组织者是齐如山,但担任总导演、总顾问的张春彭很可能是胡适推荐的。因为胡适和张春彭是留美时同学,同为杜威的弟子。
 
  胡适虽然在上海,但梅兰芳通过专程到沪亲自拜访或通信,向胡适了解美国的风土人情、观众的爱好和欣赏习惯、美国剧院的状况等,胡适总是给以详尽的介绍。大至整个出访的演出策略,小至演出剧目的安排、角色的搭配等,胡适都积极地为之出谋划策。比如梅请胡适替他选定哪几出戏可在美国演唱,哪几出戏不适宜在美国演唱。胡适后来曾谈道:“他(梅兰芳)每晚很卖气力地唱两出戏,招待我们几个人去听,给他选戏。那时一连看了好多夜。梅兰芳卸妆之后,很谦虚,也很可爱。”梅兰芳还写信给胡适,请他用英文翻译《太真外传》的说明书等。
 
  为了支援和宣传梅兰芳出访演出,胡适还专门写了一篇《梅兰芳和中国戏剧》的文章,收入旧金山欧内斯·K·莫编纂的 《梅兰芳太平洋沿岸演出》英文专集。胡适在文章中写道:“梅兰芳先生是一位受过中国旧剧最彻底训练的艺术家。在他众多的剧目中,戏剧研究者发现前三四个世纪的中国戏剧史由一种非凡的艺术才能给呈现在面前,连那些最严厉的、持非正统观的评论家也对这种艺术才能赞叹不已而心悦诚服。”
 
  1930年1月18日,梅兰芳率梅剧团一行21人,从上海乘英国“加拿大皇后号”轮船,开始赴美的行程。上海各界名流盛情欢送,胡适亲往码头,并登船为梅兰芳送行。
 
  对胡适的鼎力相助,梅兰芳深为感激。他在赴美途中致信胡适:“适之先生:在上海,许多事情蒙您指教,心上非常感激!濒行,又劳您亲自到船上来送,更加使我惭感俱深!海上很平稳,今天午后三时,安抵神户了,当即换乘火车赴东京,大约二十三,由横滨上船直放美洲了。晓得您一定关怀,所以略此奉闻,并谢谢您的厚意!”
 
  梅兰芳访美演出引起很大轰动,获得极大成功。因胡适的关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公会专程举行茶话会欢迎梅兰芳,胡适的老师杜威宴请了梅兰芳。梅兰芳在美国还破天荒地荣获了博士的头衔。梅兰芳载誉返回上海后,在第一时间亲自登门拜谢了胡适,胡适的学生罗尔纲曾详细记述了“梅博士拜谢胡博士”的情形:“7月的一天,下午2时后,突然听到一阵楼梯急跑声,我正在惊疑间,胡思杜(胡适之公子)跑入我房间来叫:‘先生,快下楼,梅兰芳来了!’他把我拉下了楼,胡思猷、程法正、胡祖望、厨子、女佣都已挤在客厅后房窥望。思杜立即要厨子把他高高托起来张望。我也站在人堆里去望。只见梅兰芳毕恭毕敬,胡适笑容满面,宾主正在乐融融地交谈着……梅兰芳的到来,给这个亲朋断绝的蜗居家庭带来了一阵欢乐。”梅兰芳向胡适介绍了这次在美国访演的种种情况,还谈到之后想去欧洲的计划。胡适建议他请张春彭顺路往欧洲去一趟,作一个通盘的计划,然后决定。
 
  1932年后,梅兰芳旅居上海,其时胡适已复任北大教授。胡适每次到上海,梅兰芳总要前往拜访或热情宴请。1936年7月,胡适赴美国参加太平洋国际学会的年会,那天深夜两点在上海登船,梅兰芳不在上海,但得讯后特地赶回上海来为胡适送行。这使胡适非常感动,他在日记里写道:“今晨两点上船。送行者梅畹华特地赶来,最可感谢。”

  梅兰芳与齐白石
 
  梅兰芳虽然是位京剧名角,从事表演艺术,然而他对文墨、书画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与金石家吴昌硕友好,并拜画家王梦白为师学画,还与京中名画家陈师曾、汪蔼士、姚茫父、陈半丁等交往。
 
  1920年左右,梅兰芳认识了国画大师齐白石。当时齐白石是第三次来北京,并开始在北京定居,以卖画为生,很负画名。那年秋天,由齐如山介绍,梅兰芳邀请齐白石到芦草园梅宅的书斋“缀玉轩”来做客。两人早就互相慕名,一见如故。齐白石说:“听说你近来习画很用功,看见你画的佛像,比以前进步了!”梅兰芳说:“我是笨人,虽然有许多好老师,还是画不好。我喜欢您画的草虫、游鱼、虾子,就像活的一样,但比活的更美,今天要请您画给我看,我要学您下笔的方法。”说着亲自为齐先生磨墨展纸。齐白石笑道:“我给您画草虫,回头您唱一段给我听就成了。”梅兰芳把几开册页铺在书案上,齐白石画了草虫,也画了游鱼、虾子,一边画,一边还把落笔的窍门和作画的心得讲给梅兰芳听。梅兰芳看得入了神,当他看到纸上的草虫仿佛跃然而动,呼之欲出,禁不住击节赞叹:“简直像活的一样。”
 
  齐先生才画好,琴师来了,梅兰芳就唱了一段《刺汤》给齐先生听。齐先生听了点头称是:“您把雪艳娘满腔悲愤的心情唱出来了!”齐白石回家后题了两首诗,其一“飞尘十丈暗燕京,缀玉轩中气独清。难得善才看作画,殷勤磨就墨三升。”其二:“西风飕飕袅荒烟,正是京华秋暮天。今日相逢闻此曲,他年君是李龟年。”齐先生特地用宣纸亲笔题写,第二天寄给了梅兰芳。
 
  梅兰芳从小就喜欢花草,而自从学画花鸟画、仕女画之后,对养花弄草就兴趣更浓了。梅兰芳最喜欢的是牵牛花。有一天清早,梅兰芳到齐白石家里去,在院子里看到好几种色彩别致的牵牛花,不仅有红的、绿的、紫的等普通花儿所具有的颜色,还有一些不常见的花色,如赭石色、灰色等。这些牵牛花在院里开放,五光十色,如繁星闪烁,精彩纷呈,梅兰芳被深深吸引住了。他惊奇地问齐先生:“牵牛花怎么会有那么多好看的颜色?”齐先生说:“这还不算多,养得得法,颜色还要多哪。你要是喜欢,也可以来养它。”于是梅兰芳就开始动手在院子里种了许多牵牛花,从播种、施肥、移栽,一直到修剪,无不亲自动手。他还在花旁插上一块块小木牌,上面写着“雨过天晴”“锦霞衣”“晨光”“浓艳”等字句,命名这些不同的品种。养得多的时候,竟达到数百盆。待到开放之时,远看如同云锦一片。荣宝斋请齐白石画信笺,有一张他画的就是在梅兰芳家里看到的一种牵牛花。
 
  由于梅兰芳爱花、养花,所以他在舞台上表演嫦娥采花、黛玉葬花、天女散花等分外出神入化。梅兰芳与齐白石相识时,齐白石已经58岁,梅兰芳才25岁,但两人很快就成了忘年之交。梅兰芳正式跟齐白石学画草虫,学了不久便已画得颇为生动,得到齐先生的赞赏。
 
  梅兰芳对齐白石十分尊敬。有一次,齐白石到一个大官家那儿去应酬,满座都是穿绸着缎的富豪阔人,而齐白石粗布衣裳,十分朴素,又没有熟人招呼、周旋,被冷落在一旁。这时梅兰芳来了,看到齐先生,立刻迎上前去向他恭敬寒暄,并把他挽到前排就座,座中客大为惊讶,有人悄悄问梅兰芳:“这是谁呀?”梅兰芳故意提高嗓门说:“这是名画家齐白石先生,是我的老师!”大家这才刮目相看。对势利场中的世态炎凉,齐先生深有感触,回去后挥毫画了一幅《雪中送炭图》送给梅兰芳,并题诗一首:“曾见先朝享太平,布衣蔬食动公卿。而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