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2018-06-10 20:25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近三十年来,曾经走出世界,被誉为“东方好莱坞”的香港电影式微,从年产量300部萎缩到了30部。就连当年走在时代前沿,从小一起陪我们中二,教我们撕X,一起欢笑一起疯的TVB也逐渐没落。

由此,寻着老人在中国的南海画的那个圈,如日中天的香港巨星开启了他们的北漂之路,一马当先的则是导演们,星爷,林超贤就是其中的翘楚,别看喜欢拍庸俗喜剧的王大胖子(王晶)近几年尽拍烂片,但该挣钱还是挣钱。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众所周知,TVB的演员其实是拿固定工资的,片酬不多,按年计件收费,因人而异,影帝梁家辉在最困难的时候还摆过地摊。相比内地动辄千万上亿片酬的内陆演员,那真是差着几个阶级。

俗话说得好,良禽择木而栖。不少一线香港明星,等着合约一满,马上转移阵线。吴启华就从不为离开TVB而后悔,他回忆:“我拍《妙手仁心》之前,每集只有几千元,而且一部30集的电视剧制作周期只有两三个月”。

北上掘金的队伍中,像蔡少芬,刘恺威、吴君如,陈浩民,香港四小生(钟汉良、张智尧、陈伟霆、黄宗泽),邓紫棋算成功的典型。像“山鸡哥”陈小春、“过儿”古天乐和影帝张家辉,只能操着港味十足的普通话,携手去玩船新版本的叹完蓝月,张卫健除了综艺节目,也频频参加各大县城的商演活动。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郑嘉颖(代表作《法证先锋2》)在TVB拍了十几年的戏,连房子都买不起,在内地只拍了一部《步步惊心》,才算是做了回地主。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诚实如王祖蓝,此前在金星秀上,金星问他“在大陆做演员苦还是在香港做演员苦,在哪里赚的多?”,王祖蓝毫不犹豫,前者“肯定是香港”,后者的答案“大陆赚的钱是香港的N倍”。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能混到一线的大咖尚且如此,更别提那些脸熟悉地一塌糊涂,却啊半天也叫不出名字的的绿叶们了。

陪我们一起长大,彬彬济济的他们年华已经老去,风华不再。香港影坛的四大恶人里面,何家驹和“大傻”成奎安去世了,李兆基如今恶病缠身,只剩下黄光亮还在香港坚持,去年《九品芝麻官》的“烈火奶奶”鲁芬因皮肌炎导致肺部衰竭也走了。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成奎安

吴孟达

看到达叔,我们脱口而出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周氏喜剧的金牌配角”这个标签,他和周星驰合作了十几部喜剧,几乎个个都成了经典,被电视台无数次地重播,一路走来,星仔和达仔变成了星爷和达叔。

他是《赌圣》里市侩的“三叔”,《武状元苏乞儿》里大爱如山的父亲,《九品芝麻官》贱气外露的包有为,《少年足球》忍辱负重的足球队教练,《食神》中蔫坏的老板。三分唯诺七分猥琐的形象深入人心,给我们带来无数的欢乐和感动,是一代人的回忆。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自2003年的《功夫》以来,两人近15年没有合作过,流言四起。然而他在鲁豫有约的一席话,有力地打破两人不和的传言:“只要我不死,他还没退休,我们还是会合作”。

达叔今年65岁了,前些年因病毒感染导致心脏衰竭,暴瘦11公斤,但依然坚持拍戏,几乎每年都有新作品问世,虽然口碑一般,知道的人也少,不知道我们在有生之年是否还能看到两人重回巅峰。

黄一山

除了达叔和如花之外,“细龟” 黄一山是星爷御用的另一个黄金绿叶。拥有高学历高学位,既演又编,《倩女失魂》《逃学威龙》《唐伯虎点秋香》《九品芝麻官》都能找到他的身影。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黄一山(左一)

和深圳电视台女主持人杜婷婷结婚后,定居在广州。因为大儿子的病,接不到好本子的细龟只能不停地游走在小剧组,近来主演的网大电影《我的充气女友》以及客串的古装喜剧《滚出来,凶手》的质量堪忧,总之一言难尽,令人惋惜,空嗟叹。

吴启华

有“斯文败类”和“师奶杀手”之称的吴启华,早年拍三级片出道,因其饰演颇具邪魅的反派而深入人心。不管是《九品芝麻官》里巧舌如簧的方唐,《流氓大亨》坏得流油的钟伟舜,还是《妙手仁心》里儒雅专情的程至美,他身上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贵族气质和俊美的外表虏获了万千少女的芳心。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这几年主要还是接网大和出席三四线城市的商演,在《厉害了,我的叔》里再次扮演起了张无忌,电影评价几乎一面倒,烂得毫无特点,甚至没溅出点水花。值得一提的是,华哥一直倾心的投资和生意也没有落下。

关于他的绯闻纵使接连不断,但讲道理,华哥人还是很专一的,像他本人说的那样,无论自己处在什么年纪,永远只喜欢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张耀扬

同样是反派专业户,张耀扬当年凭借《古惑仔》的“乌鸦”一战成名,出道的32年间,出演了近八十多部电影。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2008年因为拍戏劳累过度,淡出娱乐圈休养,2014年,在北京因吸毒嫖娼被抓,网友调侃,这下可以重拍《监狱风云》了。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已然是“泯然众人”的姿态了。

吴毅将

年过50的的吴毅将,在娱乐圈摸吧滚打三十多年,跑过全香港的龙套,打过圈内各个角落的酱油,几乎跟一线的大腕都合作过,却一直不温不火。

倒是王晶的《追龙》,着实让他红了一把,精湛的演技丝毫不逊两大男主甄子丹和刘德华,网友评价他是“一个被严重低估的演员”。苦于无戏可演,现在依然能看到大哥穿梭在三四线城市的夜店,倾情献唱。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刘玉翠

她是《天龙八部》里性情乖张的阿紫,处事狠辣却痴情得惹人怜悯;张卫健版《西游记》中古灵精怪的蜘蛛精恩恩;陈小春版《鹿鼎记》里刁蛮任性的建宁公主,温碧霞版《封神榜》中性格刚烈的邓婵玉。

她不见得是女星里面长相出挑的,确实最有观众缘的一个,以独特的表演风格给角色刻上了自己的“签名”,说是过目不忘并夸张。

如今虎落平阳,在《楚乔传》打了个酱油,饰演为人刻薄冷漠,心肠歹毒的宋大娘,演完三集就去领了便当,接档的竟是青春偶像剧《龙日一,你死定了》 。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不少媒体人为老戏骨扼腕长叹,打出了“沦落”和“大材小用”的标题,但她本人却很乐观。“沦落?这是一个很专业的大剧组(《楚乔传》),竞争很大,能有机会出演不容易。在内地拍戏条件好,有司机和助理,还能继续自己的表演,这叫沦落吗?”

邵音音

瑰姿艳逸千娇百媚,素有“中国娃娃”之称的邵音音,因为阴差阳错,一“脱”成名做了艳星,结婚之后,丈夫心有芥蒂朝三暮四,为了儿女的抚养权只得忍气吞声。又因为整容出了医疗事故,近乎毁容,让人看到她就会想起香港恐怖片。

当上帝不仅关上了门还钉上了窗,邵音音拼死挖出了一条隧道,来了个绝地反击,凭借《野·良犬》和《大擂台》,一举拿下第27届和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女配角。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而且她为人风趣和善,在圈内的人缘很好,年轻有为的导演们都喜欢跟她合作,远的可以追溯到《买凶拍人》《低俗喜剧》,近的可以看去年的《春娇救志明》和《救僵清道夫》。

苑琼丹

“石榴姐”苑琼丹是个全能型演员,进可以是《封神榜》的殷十娘,一边带着熊孩子哪吒熊丈夫李靖,一边打怪升级,事业家庭一手抓;退可以是《唐伯虎点秋香》风华绝代,万人惊艳的石榴姐。

前几年在亲子真人秀《爸爸去哪儿》化身彪悍的包租婆,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她毫不忌讳地诉说自己想红的野心“我只负责把戏做好,红不红观众说了算。谁不想红呢?没到我,就排队呗!这是我的目标,目标没达到之前,你就好好把戏拍好。”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距离观众最近的一次,大概是今年《西游记女儿国》女儿国祭师这一看过即忘的角色了吧。

麦长青在2010年的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上夺得最佳男配,眼含热泪,除了要例行感谢TVB之外他还说“其实TVB有很多比我优秀的演员,他们正在等待一个受大家欢迎的角色。”

曾经红极一时的TVB绿叶,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TVB故步自封的制度和人口基数自然无法和内地市场相提并论,然而他们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技能确实也是大陆演员所缺少的。

我们希望面对市场的诱惑,北上掘金的港星们能够不忘初心。大腕们夺目璀璨,绿叶们虽然没有主角的“光环”,但迸发出来的光芒亦目眩神夺,他们并不缺少实力,而是缺少一个好机会。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