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女人败家,有利于婚姻幸福
2017-11-11 13:31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走着走着,我找不到北了……结婚12年,初恋的甜蜜与羞涩早已消失殆尽,曾经的爱情在岁月里淡去,我们成了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若不是因为有个共同的孩子,我们之间可能连个交流的话题都没有了。没有出轨,没有旧情人,没有婆媳矛盾,没有消费理念冲突……那些婚恋指南上所有可能影响夫妻关系的问题我们似乎都没有,可是我们却越来越淡漠了。我不知道,之后漫漫人生路我该怎么熬下去……”
    
    秋阳灿灿,天青水碧,周末大家都在忙着游玩,忙着在朋友圈里狂晒各种秋游图文,读者“黑芒”却在QQ里讲述着她的无奈与悲凉。老公陪孩子去上兴趣班了,父子俩要到晚饭前才回家,这么美好的秋日胜景,她忍不住悲秋伤怀……
    
    我们的爱情,也曾有过一些甜蜜的回忆
    
    从小就是循规蹈矩的孩子,高中、大学里我没谈过恋爱。24岁那年,家里人着急了,张罗着让亲友帮忙给我介绍对象。表姐的闺蜜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和她老公同单位的梁虔(化名)。梁虔比我大3岁,个高肤白,人看着也很文气,就是性格比较内向,从没谈过恋爱。
    
    见过一次之后,我们开始了QQ网聊,有一搭没一搭的。梁虔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每周末固定见一次面,一起吃顿午饭,看场电影,然后各自回家。此外,梁虔很少主动跟我聊天,更别说有早晚问安、“天凉加衣”之类浪漫温情话语。这样交往了4个多月,梁虔的不愠不火让我有些黯然,我感觉不到他的爱,觉得很挫败,便不再主动联系他。
    
    第一周,梁虔似乎毫无知觉。第二周,他主动约我吃饭、看电影,但除此之外,他没有更多的表示,对我的小情绪似乎毫无觉察。我问他,我们这样的交往算什么,他惊讶地看我一眼,略带紧张地说:“难道,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吗?”我想,也许梁虔心里是爱我的,只是他不善于表达。我俩都是初恋,没有经验,一个生涩的恋人总好过一个情史多多的男友吧。
    
    那年圣诞节,我收到一盒精致的鲜花,里面有梁虔写的一张卡片:“做我的新娘吧,我们一起坐看云卷云舒。”原来梁虔也是懂得浪漫的,我心中满是甜蜜。后来才知道,见我俩进展缓慢,表姐和她闺蜜给梁虔恶补了一堂浪漫课,教他如何买礼物、写卡片哄我开心,并在日历上圈出哪些日子该送什么礼物,说什么话,梁虔一一照做。就算知道了真相,我也是快乐的———我们一起在恋爱中成长,总会有越来越多的真情投入吧。我也给梁虔买过几次礼物,他微笑地收下,然后说以后不必如此破费。我心里有点点凉,却又觉得这是因为梁虔为人实在,不舍得我为他花钱。
    
    之后,双方家长正式会面,我们一起买房,订婚、装修、结婚,一切都按部就班,忙碌了大半年后,我们在家人、亲友的祝福中走进了婚姻。婚礼很隆重,司仪和亲友设计的众多环节,让我们的婚礼浪漫又时尚。
    
    这些年,偶尔得闲打开婚礼录像,我发现我和梁虔之间那些最浪漫的话都在婚礼中说完了。真的,之后他每年新年、情人节、我生日和结婚纪念日会给我买礼物,送的都是超级实在的物品,除非网店商家附送卡片,他没有再亲笔给我写过。有了微信红包之后,他连礼物都不送了,一年4次,直接发红包给我,美其名曰“你自己选更称心”,连一点期待和悬念都不给我。
    
    他在自己的世界里逍遥,只留一个冰冷的后背给我
    
    结婚3个多月,我怀孕了。梁虔对我很体贴,听长辈的话跟我分房睡,每晚睡前会问我“明天想吃什么”,会让公婆定期从乡下给我送鸡蛋和自家种的蔬菜来,可我却不能从中感觉到多少真情。这样的夫妻关系似乎缺了点什么,我却羞于说出口。我觉得,两个人之间关爱和真情应自然流露,而不是某个人去讨要或强行要求。
    
    怀孕3个多月时,有一天晚上,我特别想吃缙云烧饼,又饿又馋,所以梁虔问我明天早饭想吃啥时,我说想吃缙云烧饼,现在就特别特别想吃。梁虔诧异地看了我一眼,说:“这么晚了,天又冷,就算我开车出去买回来也凉了,不如明天一起去吃吧。”我馋得直咽口水,梁虔却转身坐到书桌前,继续玩他的网络游戏。看着梁虔冰冷的后背,想起跟我差不多时候怀孕的闺蜜、同事的老公,半夜跑出去给她们买一碗江西馄饨,满大街找寻不当季的水果那份温暖,我不禁泪水涟涟……
    
    第二天,梁虔确实带我去买缙云烧饼了,可当热乎乎的烧饼到手时,我已没了食欲,只渴望吃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馅金华土馄饨。低声说出我的念想时,梁虔很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说这条街上没有金华土馄饨卖,好不容易停好了车……我咬了一口烧饼,却觉得反胃,不由眼眶里涌上了泪水。梁虔见状拉下脸,将手里的烧饼打包带走,我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上了车,以为他会带我去吃馄饨,却不料他一脚猛踩油门,直接开车回了家。
    
    之后接连几天,我下班后径直去吃自己想吃的东西,然后打车回家,不用看梁虔的脸色,也不用接受他不冷不热的照料,心里舒坦了很多。回到家,梁虔只是抬头跟我打个招呼,又继续在网上看他追的小说,玩他喜欢的游戏。我很委屈很难过,却不想跟他去吵架。当时就有闺蜜劝我,要学会跟老公撒娇,要学会示弱,多掉几次眼泪,让他产生保护欲和歉疚感。可我天生就不是会撒娇的人,况且,梁虔很可能因此更嫌弃我。
    
    儿子出生后,除了工作我俩都会围着孩子转,我也没时间去计较那些小儿女情怀了,能自己做的事情我都自己做,绝不叫梁虔做,懒得看他脸色。渐渐地,梁虔习惯了我的独立,我也习惯了他的淡漠。我们像一个男女混搭的互助小组,一起同心协力带孩子,除了孩子的事和一些家务,彼此间几乎没有情感交流。也许我们都太内向,又太看重自尊吧。
    
    原本不多的爱情,在时光里消磨殆尽
    
    儿子学龄前,生活、早教以我为主,上小学之后,我开始渐渐地让梁虔一起来分担儿子的教育和陪伴职责。一方面,我确实太忙,另一方面,也为了增加他对家庭的责任感。闺蜜说,女人不能失去自我,只有你更加自信、美丽,男人才会更爱你。
    
    于是,在梁虔陪伴儿子时,我可以有时间跟闺蜜一起去练瑜伽、跳舞,一起逛街、喝咖啡。我的气色、身材越来越好,衣着打扮也比以前更注重了,朋友、同事都夸我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气质了,可梁虔对我的这些变化视而不见。我原想看到他吃醋或警惕的反应,然而并没有,他淡定依旧。
    
    结婚10周年的前一天晚上,我跟梁虔说:“明天让我妈去接儿子,晚上我俩一起去咖啡厅吃个饭吧。”我以为,偶尔制造一点小浪漫,会让我们平淡的夫妻关系多少有点小浪花,可梁虔说,他不放心我妈管孩子作业,然后问我,为什么只是两个人去吃饭。我说,因为明天是我们结婚10周年纪念日。他“哦”了一声,说这么快,都10年了,然后掏出手机用微信转了1000元钱给我。我立刻觉得自己被打脸了,好像我兜这么一圈只是为了向他讨个红包,而他也确实比以往多给了我500元。愤懑之余我莫名心虚,无法理直气壮地发火,只好自己生闷气。
    
    每周六,儿子要上3个兴趣班,梁虔主动承担了这一天的接送和陪伴。从早上送儿子出门,到晚上接儿子回家,中间时段他都不回家,要么拿着手机在车里看小说、打游戏,要么就在培训班附近的公园里坐着玩手机,随身携带一个超大容量的充电宝,午饭也是他带着儿子一起在外面吃。
    
    去年儿子生日刚好是周六,我提出中午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找个餐厅吃饭,梁虔怔了片刻同意了。陪着儿子吹蜡烛、吃蛋糕,气氛挺好,饭后不久,梁虔说要送儿子去上兴趣班了。我提议他送完孩子后回来一起喝杯咖啡,“我们好久好久没有一起喝过咖啡了”,我牺牲尊严说出这句带有请求意味的话,可梁虔却说他有点累了,送完儿子想在车里睡一觉,然后又要送儿子去下一个培训班,就不来回折腾了。那一刻,我真的很屈辱,觉得自己是在犯贱。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对浪漫爱情的渴求,就这么一点一滴地在平淡的时光中消磨殆尽了。
    
    无力改变现状,我该何去何从
    
    平淡的日子,梁虔漠然的态度,让我一度觉得他可能有了外遇,浪漫和热情都在外面用光了。各种观察甚至暗中搜查之后,我没发现蛛丝马迹。万般无奈,我找了私家侦探,帮我查了一个月,也没查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从私家侦探那里,我只是知道了儿子上课的时候,他不是在车里睡觉、玩手机,就是去买杯咖啡坐在公园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玩手机。
    
    梁虔没有问题,我感觉我要出问题了。我不喜欢这样的夫妻关系和家庭气氛,试图改变却总是受挫,我很茫然,在越来越冷的婚姻里,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有时候,我甚至幻想,一场飞来横祸突然结束了我或者梁虔的生命,将这冷漠的婚姻模式打破,然后剩下来的那一个可以开启一段新的感情,有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若是有一段外遇,我可能会飞蛾扑火般全身投入,因为我太不甘心维持这样的生活现状了……我该怎么办?
    
    “我多想看到你,依旧灿烂的笑容,再一次释放自己,胸中那灿烂的情感……”许巍用他那忧郁的嗓音唱出了他对《完美生活》的渴望。我们每个人都梦想着能有更好更完美的生活,然而这世间并无真正的完美生活,我们只是在追求完美的路上跋涉一生,不断地调整自己,努力变得更好,或调低期望值,让自己尽可能离目标更近一点。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