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患者三分之二是女性
2017-10-11 10:50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昨天是“世界精神卫生日”,在南京脑科医院义诊现场,记者获悉,我国抑郁症患病率已经由2009年的2.5%上升至今年的3.59%,男女患病比率为1:2,其中,抑郁症门诊中不断增多的“二胎妈妈”正引起各地专家们的关注。
    
    南京脑科医院昨天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该院抑郁症门诊接诊人次超过14万,今年到目前的接诊人次达11.2万,其中2/3为女性患者。
    
    “抑郁症发病有三个高峰期,即青春期、围产期和女性更年期。”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科主任姚志剑介绍,近年来抑郁症患病比例增多,一方面得益于影像学等辅助诊断的进步,使原先一些无法确诊的病例得以明确诊断,“以前,抑郁诊断主要靠精神检查,即医生和患者进行交流、了解病史,然后再对照抑郁症诊断标准,满足其中相应条件后就诊断为抑郁症,但不少患者在这样的检查中并不能明确诊断。眼下,这部分患者可借助功能影像辅助技术,看到大脑功能结构是否改变。”据悉,在功能影像检查中可以发现,抑郁症患者看到图片等物体后的大脑激活程度、范围以及脑区之间的联系都较常人发生不一样的改变。现在这项技术已经成为抑郁症的确诊手段之一。
    
    抑郁症患者的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则归咎于环境因素。姚志剑告诉记者,门诊中,他经常碰到十五六岁的青少年情绪不稳定甚至出现“自杀姿态”,“青春期的抑郁症其实叫抑郁发作,属于情感障碍的一部分,这部分患者中也是女性偏多。家庭不和、父母离异是这一疾病重要的风险因素,对这类患者而言,家庭治疗尤为重要。”
    
    年轻妈妈带着两个孩子跳楼身亡,近年来,产后抑郁引发的类似悲剧时常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记者昨天采访了解到,围产期妈妈是抑郁症高发人群之一,其中“二胎妈妈”更易中招。
    
    南京脑科医院两年前正式开设了妇女心理与精神卫生门诊,平均每天接诊约40名病患,其中“二胎妈妈”越来越多。主任医师孙静认为,除了遗传因素外,“二胎妈妈”容易得抑郁症的主要原因还是环境。“很多丈夫在妻子生二胎时的紧张感,要比生头胎时低得多,这对于情绪比较敏感的产妇而言,会认为丈夫对自己不关心、不重视;另外,不少女性怀二胎时年龄偏大,产妇会觉得带二宝要比头胎累得多,非常容易影响情绪;再者,二宝出生后,有些家庭的住房问题尚没有解决,空间上拥挤了,心理上也跟着一起拥挤,她们甚至担心生完孩子后能否回到过去担任的职务等。”孙静提醒,较轻的产后抑郁最早发生在产后3到5天,一周之内到高峰,10天左右就会过去。比较重的则是发生在产后一个月左右,有的人甚至在产后一年之内都会发生。
    
    孙静说,女性从怀孕到哺乳,身体的激素会发生巨大的变化,随之而来的社会角色转变、家庭关系变化等,都会让女性情绪波动,家人不应该把这种情绪的变化或者抑郁症状当做闹情绪或者“公主病”,而应及早就医。
    
    康复后创办抑郁症互助组织,帮患者回归社会
    
    “糖果坊”里有糖更有爱
    
    “称70克黄油放入锅中,加热融化,再加入300克棉花糖化开……”在广州路附近一间手工糖果坊操作间,18岁的大树穿着白色工作服,神情专注地给几名年轻人讲牛轧糖的制作方法。他们都是刚刚康复或是正在治疗的抑郁症患者。这家手工糖果坊是南京第一家抑郁症互助组织——“郁建自己”糖果坊,让抑郁症患者在这里一边做糖,一边重拾社会功能,最终回归社会。
    
    晓智是糖果坊的创始人之一,因为得了抑郁症辍学在家两年。晓智告诉记者,9岁前,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9岁后,父母从外地回来将他接到身边,因为常年分离,他和父母并不亲近。15岁时,晓智偷偷喜欢上一个女同学,但这段感情最终失败了,没过多久他又遭遇了一场车祸。一系列的打击让他无所适从,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拒绝再去学校,不想面对老师同学。父母带他去医院,被确诊为抑郁症。辗转多次,晓智的父母找到了青少年心理咨询专家张宁燕,经过治疗,晓智病情好转。
    
    在张宁燕的心理咨询室,晓智认识了年龄相仿的大树,同病相怜的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后来两人商量,准备办一个糖果坊做手工糖:“我们希望糖果坊的每一名抑郁症患者都能有一份收入,额外利润还可以帮助有困难的抑郁症患者。”
    
    这个想法得到了残奥冠军孙海涛的支持。孙海涛是心理咨询室的志愿者。“得知他们的想法,我当即表示给他们做公益形象大使。”孙海涛告诉记者,他为他们买来了做糖的各种设备,和张宁燕老师一起帮他们找场地,最终选址在心理咨询室的附近。
    
    今年6月,糖果坊开始运行,牛轧糖主要通过网络销售。孙海涛告诉记者,他和很多志愿者都在朋友圈里为他们做宣传,项目还得到了6名奥运冠军和两名知名书画家的支持。因为糖做得好吃,用的都是真材实料,他们一般每天做5锅糖,基本都能卖光。
    
    很多好心人得知有这样一个糖果坊,想要给他们捐款,但被谢绝了:“糖果坊的初衷是通过抑郁症患者的劳动帮助恢复社会功能,所以不会单纯地接受捐款。”目前,加入糖果坊的小伙伴越来越多,由一开始的两人变成了现在的8人,而且每个人在这里都能获得一份收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