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反骚扰长效机制 让女性车厢走更远
2017-06-26 12:00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自广东省政协委员提出在广州地铁设置女性车厢的提案后,社会各界对此十分关注。日前广州地铁发布消息称,经过慎重研究,决定从6月28日起率先在一号线的每列车进行女性车厢的试点工作。具体计划是在工作日的7:30至9:30、17:00至19:00期间(节假日不实施),一号线往广州东站方向的最后一节车厢和往西朗方向的第一节车厢(两边站台的2~5号屏蔽门)设为女性车厢。
    
    从今年3月有政协委员提出提案、媒体报道到广州地铁决定试行,短短几个月时间,女性车厢就在广州落地,如此高效,不同寻常。上周本地媒体传出广州地铁可能实行女性车厢的消息后,网上讨论颇为热烈。支持者赞同,设立专用车厢,有利于保护女性乘车不受“咸猪手”骚扰,反对者则认为,保护女性不宜采取隔离的办法,此外,在广州地铁乘车拥挤,公交资源相当紧张的情况下,专用车厢的设立,可能对付出同样车资的其他乘客不公平。因此,对于设立女性车厢,要格外慎重,仔细论证。
    
    这两种意见,都有一定道理。从广州地铁目前提出的“女性车厢”方案看,对不同意见均有所考虑。试行方案突出倡导性质,而非强制,具体做法上应该说比较温和。比如,仅在工作日上下班高峰期实行,对于“误闯”甚至因为其他车厢太过拥挤而硬闯女性车厢的男乘客,也不会强制驱离。不绝对要求“男士免进”,一来有利于避免视所有男性为地铁“咸猪手”的嫌疑,二来,也有利于安抚一部分因地铁过于拥挤,而对女性车厢产生抗拒心理的男士。
    
    根据我的个人观察,广州地铁目前的女性车厢试行方案,与东京地铁的做法有类似之处。这里需要插一句,提出女性车厢提案的省政协委员苏忠阳认为,“广州地铁这次试点女性车厢,是和国际接轨的表现”,而实际上,国际上很多城市虽设有地铁女性车厢,但在此大标签下,具体做法却大有不同。比如我有一次在印度旅行时,曾误闯新德里地铁女性车厢,结果守卫车厢头裹围巾的锡克族士兵,用步枪指着示意我离开,吓我一身冷汗。显然,此女性车厢并非以倡导为目标,而属于绝对禁止异性进入的“隔离”性质。
    
    东京则不同。日本的女性专用车厢历史久远,随社会发展、女性地位变迁,交通设施改善和运力提升,乘车人数下降,女性车厢的存废几经反复。进入21世纪后,因电车“痴汉”作案频繁,许多女性团体发起请愿,要求恢复女性车厢。东京地铁于2001年恢复女性车厢,但将女性车厢定义为“原则上供女性乘客使用”,既然只是“原则上”规定,那么,对于特殊和例外情况,总有一些通融余地。
    
    我这些天在东京旅行,尝试平日上班高峰期搭乘东京地铁,发现月台的乘车口、车厢皆有明显标识。早已习惯此安排的女性上班族,在月台上排队候车,秩序井然,也未见有男性掺和。只是,东京地铁因历史悠久,月台略显陈旧狭窄,女性乘客穿越重重人潮抵达月台尾部,看上去有时的确很不方便。广州地铁试行女性车厢,如何引导女性乘客安全、准确“就位”,我认为乃第一要务。
    
    总的来说,女性车厢的设立,有利于让部分女性安心乘车,短期内,也有可能客观上减少“咸猪手”数量。但从长远来看,要减少地铁性骚扰现象,仅靠女性车厢还很不够(比如台北就因女性车厢设立后弊大于利,试行仅半年便撤销)。广州地铁方面声言,会收集数据来判断试行女性车厢会否造成运力浪费、车厢空间利用率下降。但真要实现政协委员提案中“关爱女性”的目的,还需要通过问卷和调查数据,来证明女性车厢使用前后,女性乘客体验确有提升,性骚扰投诉数量确有下降。如果过去没有做过此类调查,那么应以女性车厢设立为契机,启动此类调查。若无真实数据支持,“关爱女性”只会沦为一厢情愿,也难以消除反对者疑虑。
    
    另一方面,社会需认识到,是否设立女性车厢,跟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妇女地位,关系不大。全球性别平等指数最高的北欧国家,没听说过哪个城市地铁设立女性车厢的。更明智的做法,是承认“女性车厢”乃权宜之计,同时,在建立公交地铁反性骚扰长效机制方面,多做文章。比如增加报警和监控设备,完善接受女乘客投诉和处理流程等(否则,女乘客在非女性车厢被非礼,可能有人会说“干吗不去女性车厢,活该”)。同时,需意识到公交受骚扰对象不止女性。日本法律中将防止“痴汉”条例中的主语由“妇女”修正为“人”,即男士也是法律保护对象。一视同仁,弱者、受害者有保障,女性车厢才会行之更远,支持面更广。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