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满意作品我再谈婚论嫁
2017-05-19 11:47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两性话题最具代表性非“结不结婚”莫属,不久前,热播栏目《圆桌派》聊起婚姻,一场关于结不结婚的深度对话,因为嘉宾徐静蕾和蒋方舟两位“成功女士”观点各异,引发了观众的热议。有人支持不婚的徐静蕾,推崇她自信成熟,比蒋方舟活得独立;更有支持“被挑选”的蒋方舟,因为真实,说她恰恰道破了当下婚恋困局……
 
  “吃瓜群众”以为两人在节目中打“嘴仗”,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蒋方舟还收到各种渠道发来的“心疼消息”,甚至被称之为“自黑上瘾”。“我觉得这些心疼有些奇怪。”蒋方舟告诉记者,其实她不是自黑上瘾,“只是对于公众(爱听的)表达挥之不去的倦怠。”她表示,也不害怕被误读,因为能够轻易被解读的人生是“太浅薄”。
 
  之前,蒋方舟在接受专访时曾聊过,大四的时候曾想过出国留学,但“考虑一番”,想到当时短板多,不知道该如何补充学习,“出国的意义对一些人来说大于留学意义,自己不能荒废那么多时间用在不喜欢、没兴趣或用不上的知识上。”林林总总的思索之后,放弃了。去年——在日本的游学,放下当初的“太多想法”,反而捕捉到许多令心灵震颤的东西,以文载“道”,用一本即将出版的散文集记录这一程行旅。
 
  以文载“道” 不做鸡汤假象
 
  游学以散文记录心境
 
  尽管定下了出版、宣传计划,但是至今尚未为这本心灵之旅定名。游学之旅,蒋方舟走了不少地方,看山,看水,看各种艺术的博物馆。她告诉记者,当时的心境就有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中的一句:“两人平时都不常看海,现在怎么看也看不够。”蒋方舟说,自己偶尔脱离城市生活,看一会儿山水,就急于重新评估自己的内心——看得到了多大程度的洗礼,恨不得有个“清除了95%的垃圾”的进度条,“我后来发现,看自然并没有让我的内心得到多大的洗礼,唯一好处,就是让我重新接受了 永恒 这件事,城市生活久了,除了无线网络信号是永恒的,其余的世界则丧失了它的永恒性——无论是山是海,还是黄昏的沉思。自然的宁静和理性,是和人类的狂热和疯狂作对。看山看水,其实是以山水的目光看自己,看自己的渺小和虚张声势。”
 
  在东京美术馆时,她看《梵高和高更·想象与现实》画展,恍然觉得“有才华的人应跌跌撞撞地独行,可以相望,但不必相遇。遥遥相望,反倒生出许多带着暖意的回忆来”。在冈田的美术馆看到的唐三彩,打马球的唐女,勃勃生机与无邪,“一下子知道聂隐娘是什么样子。”还在咖啡厅偶遇柏原崇,看到《情书》中一样角度的侧脸,《情书》中一样在看书……“我喜欢安藤忠雄苦行僧式的建筑。”蒋方舟告诉记者,在地中美术馆参观时,她想起安藤忠雄1976年的成名作,看到住吉的长屋简直是自己梦想的工作所,“安藤忠雄说,讨厌舒适快捷温馨的公寓,觉得和自然肉搏才是人的自然状态。”
 
  作品有明确的是非观
 
  几年前,在创作小说集《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的时候,蒋方舟对自己的写作作出规划,比如严格列出创作提纲、寻找合适的文体等等。她把这种规划比喻为游戏中“打怪升级”的过程。纵观她的作品,不管是何体裁,文字都颇具批判精神,有些甚至引起一些争议,比如关于“纸质书”“马拉松”。对于这些,她表示,这可能跟自己一开始从写杂文入手有关,“我会考虑一件事情的好坏,并得出明确的是非观”。蒋方舟自言,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是托尔斯泰那样的现实主义作家。读《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作品,能感到托尔斯泰对人性的体察和怜悯,“这种东西能够永恒地打动我”。但她也表示,不能单纯说自己作品中有什么批判精神,“尼采有一句话:那些让我们醒悟的东西总是让我们觉得痛苦。好的小说一定像一盆冷水,或像一把尖刀,让人体悟到新东西。”所以,蒋方舟从不在作品中制造一种“人生原来很温暖”的假象。
 
  谈及时下流行的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剧,蒋方舟认为,好的影视作品还是编导们是“首功”,就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情吧。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