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看品行
2017-04-09 12:30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自从有了微信,朋友圈浓缩在了手机屏幕之上,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圈不应只存在于虚拟社区,而是现实生活中的人际交往与人情往来。简单地说,就是跟谁混一个圈子,怎样的品行混怎样的圈子,这大抵逃不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古训。
 
  《韩熙载夜宴图》是一幅非常写实的传世名画,以纪实手法描绘了中书舍人韩熙载的一场盛大家宴。家宴虽比酒楼设筵要低调得多,但在家里宴客更显宴请双方之关系亲密。朝廷官员韩熙载的朋友圈与夜生活,在这幅名画中纤毫毕露。
 
  据《宣和书谱》记载,南唐中书舍人韩熙载出身北方望族,富有政治才能,后主李煜对其欲用又疑,因而派画院待诏顾闳中与周文矩夜探韩宅。艺术家的目光确实敏锐,且记忆力超群,不日顾闳中即以《韩熙载夜宴图》反原现场呈报后主。图中传递了两个主要信息,一是韩熙载的夜生活沉湎酒色,以歌女舞伎相狎为乐;二是韩熙载的朋友圈比较单一,却不乏朋党味道,当夜赴宴者有新科状元郎粲、太常博士陈雍、紫薇郎朱铣、教坊副使李嘉明等官员,都是同朝为官,私下觥筹交错,是私谊还是结党,个中暧昧也是难以说清的,至少都是文官,没有武将聚会,倒也省却了后主的一番猜疑。
 
  韩熙载的夜生活十分丰富,也不乏官场小圈子意识。但若与如今落马的贪官相比,韩舍人还算十分低调与收敛的。夜宴无非是家宴,比不得豪华会所与“天上人间”的排场,家宴亦无法启用公帑,席间没有商贾财阀,往来不见大师名伶,看不出有腐败的迹象与利益输送的“朋友”。虽然排场不小,略带奢靡之风,在古代仕大夫之中也是不成文的规则,从朋友圈到夜生活,韩舍人显然未有出格之举,故史书记载其结局为“善终”。
 
  从千年以前的韩熙载夜宴,到如今诸多“老虎官员”之豪宴,自己掏钱在家宴请同僚的少之又少,被请吃被出席的场次却不要太多,豪门会所皆有醉声,酒肆茶楼皆留足迹。所交之友比韩熙载要复杂多了,不限官场中人,更兼江湖大师,不乏明星大亨,横跨黑白两道,“朋友”越多,权力越活,变通之中,一荣俱荣。一个官员的落马,揭秘其朋友圈,通常有同流合污的上下级,有输送利益的“好兄弟”,有同床异梦的红颜知己,几成定律,概莫能外。
 
  网上有段子说,跟谁混很重要。你跟着马云马化腾混,能差到哪儿去?反过来说,你所在的圈子决定了你的品行,朋友圈里扫描一下各色人等,即可掂量出你乃何许人也。譬如家宴变成了豪宴,私聚变成了公吃,歌舞变成了按摩,甚至有“嗑药”、“滚床单”之类的另类嗜好发扬光大,座上宾朋由同僚换成商贾,由亲朋换作小蜜,由诗友换成大师,这“韩熙载”怕迟早要出事,“善终”还是“瘐毙”,不用脑子也能想明白了。
 
  古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险恶陷阱多,谨小慎微避风浪,特别是人在官场有点公权的时候,更要厘清公私之别,更要把握好公权与私谊的尺度。当朋友圈里出了太多利益纠葛的“朋友”,出现太多不再纯粹的“朋友”,那就得反观一下自己的品行了,为何有蝇营之辈逐臭而来?为何君子之交渐行渐远?
 
  朋友圈里都有哪些人,明察之余,可知其品行、私德与价值观,莫让“交友不慎”成了后悔药,也莫让所谓的“义气相投”误平生。指派顾闳中去刺探韩舍人的夜生活与朋友圈,从工作八小时之外看人的品行与品位,昏庸的南唐后主在这一点上倒还算高明。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