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购”来的比利时
2016-12-18 15:34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已经是深冬了,在这样的季节里,要是能宅在家里,品一杯香茶,看一部怀旧的老电影,应该是件很惬意的事。在老电影里,总有那种响着清脆铃声,笨重却装满故事的有轨电车的影像。今天,我们请来专家讲讲天津老电车的故事。《问津讲坛》推出的“天津九国租界”的系列介绍,在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也要推出最后一期,专家会给您说说当年不起眼的比利时租界,以及比利时人当时在天津经营的大名鼎鼎、给城市发展添上重要一笔的有轨电车。
    
    这次走上讲坛的是城市作家、天津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徐凤文先生。其长期致力于民国家庭史、生活史及城市史的研究和写作,着有《中国陋俗》《天津旧影》《黔东南意象》《民国风物志》《寄往童年的风筝》等图书。徐凤文从小就生活在天津的河东区,旧时的比利时租界,当年的老河东,他娓娓道来,很是亲切。
    
    比利时“团购”来一个租界
    
    出了天津站,沿着平行于海河的河东六纬路,过了旧时俄租界,到大直沽和刘庄浮桥附近,就是昔日的比利时租界了。由于比利时国力一般,当时的比租界又处于海河左岸的偏僻地区,它就成了天津各国租界中开发程度最差、最不知名的一处租界地。如果不是刻意提及,很少有人能够想到,天津九国租界中竟然还曾存在过一个比利时租界。不只现在很多人对比利时租界不甚了解,就是当年这个租界存在时,也没有多少人知道。
    
    1900年的秋天,比利时人一直紧随俄国人的脚步:当俄国人在海河左岸的空地插牌子圈地时,比利时人找到俄国领事,说比利时商行计划在俄国人要据为租界的地方建立工厂,俄国领事建议比利时人在武备学堂以下的地段建厂。果然,等到俄租界沿海河往下的界线一划定,比利时人就在俄租界的旁边钉起了木桩子。也就是说,比利时跟着俄国,一起“团购”了一个租界,只是这个“团购”很有厚着脸皮强要的意思。
    
    1902年2月6日,比利时全权大臣姚士登与清政府天津河间道张莲芬、天津海关道唐绍仪等人签订了中比租地协定,划定现河东区大直沽、小孙庄、田庄一带740余亩土地为比国租界,并将租界以东到铁路之间的数百亩土地划为预备租界。相比于其他各国租界,比利时租界的地理位置是最不理想的。比租界所在的大直沽一带虽有良好的航运条件,但由于距离天津老城有些偏远,加之比利时国力孱弱,比租界水运交通的地理优势一时并未发挥出来。
    
    电车围城转日进斗金
    
    比租界当局没有多少市政建设,倒卖土地征集捐税(码头捐、车捐、土地捐、浮房捐、烧酒捐)是比租界的主要收入来源,当时,生产玫瑰露、五加皮和高粱酒的义聚永烧锅即在比国租界内。比租界划定之后,仍准许原中国业主继续居住,但需按房产估值的百分之四缴纳房租,地亩则按每亩每年五角缴纳,但这方面的收入实在有限,每年大直沽一带房租收入不过千余两,维持租界当局日常开支都捉襟见肘,不得不搞些“副业”以增加营收。曾有人建议比租界当局将比租界建成北方的澳门,以此增加收益,但被比利时人回绝了。
    
    比利时租界在天津虽然不太知名,但比利时人在天津开办的比国电车公司却是大名鼎鼎,对近代天津城市的发展影响极为深刻。1904年比国通用银行财团取得了在天津设立电车电灯公司的专利权,转年在河北金家窑建成发电厂,1906年围城电车通车,以后陆续扩充到六条线路。比国财团垄断天津的电力及交通事业,获取了丰厚的利润。各路电车每日收到几十万枚铜元,据说比利时全国的教育经费完全由天津电车电灯公司负担。虽然比利时租界籍籍无名,但比利时人经营的电车公司深刻地改变了天津城市的近代化进程,有轨电车沿着北大关经北马路、东马路到今日和平路以及滨江道的商业街,带动了周边商业的繁荣及城市空间的变迁。
    
    虽然天津的有轨电车就是比利时人经营的,但河东这一带终究太荒僻了,比国人甚至都没有在自己的租界地开通电车的规划和设想。所以,比利时租界里,居然一直没有大名鼎鼎、“时髦”的比利时电车。
    
    工厂林立的比租界
    
    比利时租界标志的风景,是海河上的轮船和邻近的铁路。比租界因毗邻铁路干线,又有大片沿河地带,加之地势较高,成为开办工厂和商业货栈的最佳地点。在其他各国海河沿岸用地紧张的情况下,比租界成为一块闲置的“价值洼地”。随着比租界的开发,河边陆续建了许多日、英、美的纺纱厂、汽油行、打蛋厂,镇上来往着洋行职员、掌柜小贩、工厂工人、警察、道士等形形色色的人物,成了这个区域独特的风景。
    
    英国着名的“威斯蒂帝国”旗下的和记洋行是最先在比租界建厂的企业。1922年7月,英国垄断资本联合国际有限公司先后两次通过比利时工部局华籍文案靳云波购买比利时地产公司地块两处,总计180亩,兴建了天津英商和记洋行(即后来的食品一厂),从事冷藏和蛋禽加工产业,仅此项交易比租界当局即获利54万元。和记洋行是当时华北最大的蛋品加工厂,仅在华北设立的收购站(支庄)就有130多个,几乎垄断华北蛋品市场。
    
    天津比国租界原定租期25年,本应在1926年归还,但直到1929年8月31日,中比两国才签订交还天津比租界的约章。此后,又拖延了近两年时间,中比两国于1931年1月15日举行接收暨换旗仪式,比租界改为天津特别四区。
    
    1936年,日本退伍军官小岛和三郎,在天津第四区小孙庄海河边,靠近周公祠的盐坨地老闸口划线钉桩,圈起了200余亩地,盖起了四五间大顶脊细长条形厂房,装备了百余台新旧参差的日本机器,又从附近的小孙庄、大直沽等地招募了200余名工人,挂起了“昌和工厂”的牌子,生产自行车零部件,组装“铁锚”牌自行车。“铁锚”牌自行车由此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自行车品牌,该工厂即后来生产“飞鸽”自行车的天津自行车厂。
    
    1937年,日寇为了侵华战争的需要,在海河东岸划地为界,强占了小孙庄、郑庄子、娄庄子三个自然村,圈地426万平方米,历经5年的时间,于1942年建成了一座亚洲最大的军用仓库(俗称新仓库)。
    
    上世纪50年代,天津市人民政府在昔日比租界的东侧陆续建起了二宫和中山门工人新村。直到上世纪80年代,昔日比租界附近日本时期留下的工厂仍然使用着日本时期的设备。新仓库附近郑庄子棉纺厂宿舍,虽然越来越破烂,各家在门前搭的小屋和煤球炉子越来越拥挤,但这些天生乐呵的工人师傅照样娶媳妇过年。
    
    很多“老河东”,以及当年工厂里的老工人还会常常提起,在上世纪80年代,下了夜班的工人和附近的居民,在大直沽的河东饭庄喝上一碗热乎乎的高汤馄饨,还有香喷喷的拆骨肉,一边吃着,一边就着二两直沽高粱酒,和工友们高门大嗓地谈论着厂里的逸闻趣事。
    
    这几年,河东区凭借自己的区位优势,加上历史、文化和资源禀赋,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等项目,旧日的破旧早已变成今日的繁华。当年的比租界区域已经成了热闹的中心地带,破旧的宿舍区早已经成了靓丽的居民社区或是繁荣的商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